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煤炭结构降低能源结构重组煤炭结构降低能源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6-10 08:56:29

煤炭结构降低 能源结构重组煤炭结构降低 能源结构重组

中国国务院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下称《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预计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煤炭消费占一次性能源消费的比重控制在62%以内。另外,在完善能源税费政策上,由于煤炭在我国能源体系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在推进煤炭资源税改革的过程中,清费立税、减轻企业负担成为撬动我国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支点。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煤炭企业亏损面超过70%;有70%的煤炭企业减发工资,30%的煤炭企业出现欠发工资现象,20%的煤炭企业工资下降幅度超过10%。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曾经辉煌的煤炭行业集体陷入困境?化解困境又该从那开始?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表示,国家可以通过结构的调整,来倒逼煤炭企业转型。虽然现在煤炭企业面临诸多困难,但《行动计划》特别提道,要加快发展煤炭清洁开发利用技术,建立健全煤炭质量管理体系,加强对煤炭开发、加工转化和使用过程的监督管理。

能源产业升级

近年来中国大气污染问题非常严重,其中燃煤为罪魁祸首,各地环保力度亦在不断加强,尤其京津唐地区、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均有严厉的相关政策出台。未来2年,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和山东省计划压减煤炭消费总量8300万吨,其中,北京市净削减原煤1300万吨,天津市净削减1000万吨,河北省净削减4000万吨。

中国国际期货动力煤分析师凌晓辉认为,国家的能源战略计划是从一个宏观的角度出发,首先考虑的是自给自足的能源安全问题,未来的发展无论是遇到战争,还是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贸易竞争都要保证自身发展的需求。然后,考虑的是环保的问题。

在环保的实现过程中,国家努力的方向是同时淘汰落后产能。特别是优化能源结构,发展清洁低碳能源不仅可实现环保,还能淘汰落后产能,同时也是推动高新科技的发展,促进我国经济持续、良性的发展。接下来,又是一年一度的煤电中长协谈判即将来临。

进入煤电谈判的关键期,煤炭企业与火电企业双方再次展开博弈。有消息称,大型煤企在本月中下旬可能还有一次调价,涨幅依旧维持在15元/吨。对此,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今年动力煤四季度涨价态势与2013年四季度如出一辙,主要还是大型企业在谈判前的集体挺价策略。

不过据《华夏时报》了解到,现实情况是煤炭需求并没有改善,最终有可能造成有价无市的惨淡局面。无论从库存、煤企经营情况来看,煤炭行业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真正走出低迷。根据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全国煤炭产销量持续下降。其中,煤炭产量为25.18亿吨,同比下降1.44%,煤炭销量24亿吨,同比下降1.62%。

“现在炼焦煤市场整体需求仍然上不来,特别是供应端,煤企整体开工率较正常,限产效果不明显,焦煤整体产量变化不大,市场资源依旧供大于求。虽然目前焦炭价格有涨的欲望,但钢厂并没有涨价意愿。”山东焦化厂厂长张浩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受此影响焦煤价格也难再涨。

其实,11月焦煤价格难涨,与目前煤企限产效果欠佳,钢材市场进入消费淡季,钢厂有意打压价格不无关系,这也是煤企焦煤涨价计划夭折的主因。

凌晓辉表示,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利用前10年黄金时期所积累下来的资本,现在未雨绸缪,努力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开拓新的市场是百利而无一害,这也是目前所接触到的煤炭企业家们在做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固步自封,而是不断寻找新的机会。例如利用金融工具,使自己在煤炭贸易市场中处于领先的地位。

煤炭贸易商自救

上世纪90年代初到2000年,我国煤炭贸易以出口为主,煤炭进口量仅为出口量的4%左右。不过自2002年开始,中国煤炭进口量快速增长,5年后进出口量接近持平。从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2003年我国煤炭出口量达到9318万吨的最高值,此后逐年下降,至2013年仅751万吨。

然而,煤炭进口量则以每年近1000万吨的速度一路飙升,至2009年更是陡然增至12583万吨,此后以年均增长5000万吨的速度至2013年达到3.27亿吨。

随着煤市逆转,贸易商数量已经锐减,从上千家减少到今年8月份200余家。

“在煤炭进出口贸易中,由于其角色性质不同,四大出口集团都忙于出口,相对侧重于如何把更多的煤炭卖出去,当时中煤的出口量是国内最大的,神华次之。而此时个体私营企业就成为进口主体,他们对市场更敏感。”秦皇岛一中型动力煤贸易商包文君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

她认为,正是契合当时煤炭供应紧张、小电厂买不到煤的时机,基本上都是随买随赚流动性较好,这也使得当时进口贸易商数量有如春笋般出现。然而,随着发电企业介入进口贸易的交易,并且还成立了相关部门或公司,这一趋势的形成,对于个体私营贸易企业造成影响。

“其实,近几年煤炭贸易商的急速锐减也是必然趋势,由于煤炭领域特别是炼焦煤的贸易对专业性要求非常之高,不是小型贸易商可以把控得住。估计最后剩下的几家大贸易商都是做得越来越专业的企业,甚至就是电力企业自身在做进口贸易。”包文君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

对此,凌晓辉表示,对于私营贸易企业来说,只要抓住这个机遇,在经营市场方面及时作出转型,未来大有可为。因为煤炭贸易商在过去的10年里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在进入新的能源市场,具有天然的先天优势。传统的贸易模式也将会被改变,贸易商需要进行一场改革。

他认为,不管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的改革,传统的上下游买卖赚取差价的模式在过剩的时代,都无法继续生存下去,企业需要借助、利用期货、期权等金融工具进行经营,创造新的盈利模式。煤炭消费量比重受到打压,市场会选择看空动力煤。部分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将会选择退出煤炭贸易这个市场,从而使煤炭价格回归理性,动力煤将回到一个稳健、缓慢上涨的过程。

另外,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冬娜认为,对于澳大利亚煤炭关税减免的消息,其实,对澳矿方来说,增加其竞争的同时,亦增加其他国煤炭成本,被赦免的感觉应该是“极好的”。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调整,煤炭消费量整体减少,优质煤使用占比却在提高的情况下,澳煤在中国市场将更有前途,与低热值、高水分印尼煤比,相对销售路子更宽些。

门店运营方案
怎么使用微店小程序
母婴收银管理系统

相关推荐